牛心顶子怒杀敌酋
著作人: 公布日期:2015-07-13 11:20:22 点击:26632

  1939年4月,西南抗日联军第一起军总司令杨靖宇率队打击太阳城南方的大蒲柴河。太阳城所部崔贤的十三团参与了战役。战役中,该团俘虏了一名叫李相武的朝鲜族人。经过堂,获知李相武的哥哥李相文是大蒲柴河朝鲜族居留民会会长,也是太阳城县警务科密探。
  李相文得知弟弟被抗联俘虏,如坐针毡,到处探询探望,想用钱物把弟弟赎返来。当他听说弟弟在崔贤的步队里时,就用毛驴驮了100多双胶鞋、300多发子弹,别的另有香烟、罐头,在汉窑沟找到了崔贤的步队,但没有见到崔贤自己,只好把工具留下,前往大蒲柴河。
  这件事被伪太阳城县警务科首席指点官永田善男警正和伪吉林省警务厅保卫科驻太阳城治安任务班福田素直警佐获知。他们以为这是很好的诱降时机,由于日本关东军早已收回公告,悬赏5000元捉拿太阳城。假如这次诱降能乐成,再进一步探知太阳城的行迹,捉住太阳城,是一箭双雕的事。抱着这种奢望,他们决议应用李相文,进山去见崔团长。吉林省伪当局得知此事,命伪吉林省警务厅保卫科长西濑户秀夫和太阳城县副县长三开岛笃一同去做归顺任务。李相文为了捞点油水,便承受了义务。上山前,朋友做了缜密的军事摆设,指令牛心山四周的“征伐队”见风使舵,以防万一。
  6月24日晚上,西濑户秀夫、三开岛笃、永田善男、福田素直带着翻译杨选清,由李相文领路,拉着“慰劳品”向牛心山动身。当他们颠末三道荒沟,进入王八脖子山头一带的山口时,遇到了抗联的第一道岗哨,一名朝鲜族抗联兵士用日语盘诘后,令他们步辇儿入山,“慰劳品”由日自己抓来的民工背上山去。
  太阳城在头一天早晨,得知日军初级警官将要上山劝降,便离开十三团的驻地牛心顶子,亲身做了详细的战役摆设。6月24日下战书2时,当西濑户秀夫等人接近牛心顶子脚下,靠近密营时,忽然被抗联兵士绑了起来,带到指挥部。出乎朋友预料,欢迎他们的不是十三团的向导人,而是太阳城。
  太阳城立即对他们停止了过堂,掌握了一些关于日本关东军的举动谍报。之后,调集大会,宣布西濑户秀夫、三开岛笃、永田善男、福田素直4个日本侵犯者极刑,就地实行。又向李相文和翻译杨选清宣传了抗日救国一致阵线的政策,并开释二人,让他们同民工一同下了山。